您现在的位置: 洪啸音乐教育工作站 >> 文章中心 >> 音乐教育联盟 >> 文章正文
[图文]记广州市盲人学校音乐老师陈池林           ★★★ 【字体:
记广州市盲人学校音乐老师陈池林-从来没用过粉笔的老师
作者:宋荻    文章来源:新快报-洪啸音乐教育工作站    点击数:    更新时间:2011-9-9

 

从来没用过粉笔的老师——记广州市盲人学校音乐老师陈池林(图)

    如果你坐在他的身后,看着他的手指在钢琴上跳跃,贝多芬的《欢乐颂》便轻快地流淌出来,你肯定不会相信,这个弹钢琴的小伙子从来没有真正见过钢琴的模样……

  昨日,教师节前一天,广州市盲人学校里并没有什么不同,只不过偶尔可以从那些虽然看不见光、却依然活泼的小孩子口中听到一句话:“老师好,老师节日快乐。”

  陈池林老师今天没有课,他静静坐在靠窗户边的位子上,直到记者的到来才惊动他,他凭感觉对着我微笑,试探着我的方向,如果不是走路时些许的犹豫,我实在不能相信他是一位盲人音乐老师,他的外表和每一个20多岁的小伙子一样,皮肤黝黑,笑容自信。

  “我的世界从不闭塞”

  当我说明了我的惊讶,陈老师呵呵笑着,“我在网上也有很多的朋友,几乎没有人相信我是个盲人,因为他们不了解盲人的生活,以为我们过得很闭塞,其实,有了电脑之后盲人也可以了解一切了。”陈老师说,自从1999年开始接触电脑之后,就一发不可收拾,最喜欢通过电脑聊天,每天晚上睡觉前“阅读”各个报纸的重要新闻已经成为生活中不可缺少的习惯。

  “其实只要在普通电脑上安装一个软件就可以让盲人使用,比如我们用的QQ,和你们就没有区别,我QQ上的好友都有300多人呢。”他说,由于工作的原因,他会在网上探讨教学的心得和难题,也会在专业的音乐论坛,比如“中国电子琴在线”上贴上自己的作品,“从来没有人会想象到我其实和他们不一样。”

  “为孩子做我力所能及的事情”

  陈老师说他是1998年从广州市盲人学校考进长春大学特殊教育学院音乐教育专业的,当时广州市盲人学校的校长希望他能回来任教,“我想了一想,如果能帮助和我有同样遭遇的孩子们学习音乐,那是件多开心的事情啊,所以一毕业我就回来了,主要负责电子琴、钢琴的教学和一些重要比赛、表演的排练工作。”可是现在,他觉得自己远远做的还不够,“因为在我读书的时候,有位老师给我作出了榜样。那是在长春大学的时候,我几乎参加了学校所有的演出,有位老师对残疾学生特别好,巧了也姓陈。有一次到一个军区演出,这位陈老师本来可以和部队首长坐一起,安排一些官兵招呼我们就可以,可是他一定要和我们在一起吃饭,还说,你们不会照顾我们的学生,还是我来才行。”虽然永远不能看见老师的容貌,可是这句话却仿佛生了根,长在心里了。

  “所以,我总是告诉自己,一定要尽我的全力帮助这些孩子实现他们的梦想。”他说到,对于一个看不见的人来说,学音乐最大的障碍在于看乐谱。“中国的盲人乐谱很少很少,我以前学习的时候,基本都是靠别人将谱子读出来,我再进行记录,然后再背诵练习,和正常人相比,我所花的时间至少多一倍,可是现在,为了方便学生,我们老师就把这项工作承包了,把谱子重新整理,让学生可以直接背。

  “父亲教会我乐观和坚强”

  “生活里不可能什么都是好的,我的眼睛看不见,和正常人不一样,这是不可改变的事实,但是我打心眼里很乐观,这个得感谢我的父母。”陈老师说,在他很小的时候,父母就没有把他当成特殊的孩子,什么都让他做,洗衣、煮饭、打扫卫生,“就连调皮捣蛋都和普通男生一样的,而且一直教育我,不能因为自己是残疾人,得到别人的帮助都是应该的,要想着如何回报,在社会上生存,必须独立,难道能依靠别人一辈子吗?”

  他虽然家里条件一直不好,可是这几句话仿佛成了他的座右铭,“以后学习工作中的困难,我首先要自己解决,如果别人帮助我,我一定尽力也帮助别人,”陈老师在上课时,也希望自己乐观的态度能够感染学生,给予他们启发,“不管遇到什么困难,要自己想办法解决,不管做什么事,一定要干出样来。”

  采访结束的时候,记者来到学校的音乐教室,这里没有黑板和粉笔,可是有几台漂亮的黑色钢琴,陈老师表演了一曲他最喜欢的《欢乐颂》,教室外面立刻挤满了小脑袋,看不见的孩子们也尽力地张望着,那音乐一定在他们心中打开了光明。

 

文章录入:赵洪啸    责任编辑:赵洪啸 
  • 上一篇文章: 叶心-中国音乐教育网络联盟成员

  • 下一篇文章: 没有了
  • 发表评论】【加入收藏】【告诉好友】【打印此文】【关闭窗口
     网友评论:(只显示最新10条。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,与本站立场无关!)
    | 设为首页 | 加入收藏 | 联系站长 | 友情链接 | 版权申明 | 管理登录 |